你的「安全感」余额不足了

醉生梦死 加载中 1019字 503 度

刚到的工资,在交完房租和还完所有账单之后,只剩下三位数的余额。

银行卡里的数字一少,人就会感到不安。

卖纺织设备的朋友,因为工资是和签单量挂钩的,之前的整整5个月,只能靠基本的1200工资生活。

我记得疫情还没开始时,他常在朋友圈晒自己的工作状态:

快四十度的广州夏天,奔波于各大没有空调的厂房;
为了一个单子,从早到晚地跟进……

就算如此,他还是和大部分人一样,工资到账一日游。

有时候我会问他,这么累,你图点啥呢?

他总是告诉我,卡里没有钱,觉得自己随时都会活不下去。

在收支勉强平衡的情况下,能保证银行卡的余额不是负数,是他仅存的安全感了。

可之前的那段日子,还是打破了他的底线。

我曾经问过他:“疫情没单子,你打算咋办?”

他在沮丧过后,又像打了鸡血一样地回答我:“我现在每天各种渠道找客户,天天几乎24小时陪聊。”

在那段时间里,我看着他每天在各大社交软件刷着各种设备信息。

但是这些并没有让他觉得一切都准备就绪了。

就像在平常工作中,越是特别地想要保证万无一失,就越是在最后的结果确定之前,感到更强烈的不安。

撇开那些正能量的状态,在他的微博小号上,我看见了成倍的焦虑:

现在觉得每个人都是潜在客户啊。
哎,要是我们晚复工,他们会不会找别的厂买。
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毫无安全感。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连带循环关系:

因为没钱而想要努力工作,越在乎工作的结果,越担心工作上的不确定。

而往往越担心什么,就越会发生什么。

三。

在我三月复工之后,广州部分地区疫情复发。

他的公司并没有直接通知复工,而是让员工自愿复工。

“你回去吗?”我显然有些明知故问。

“回。”他回答得很坚定,“我觉得现在饿死的几率比病死的几率大。”

话是这么说,但他回广州之前,还是买了防护服、护目镜和很多医用口罩。

虽然回到公司以后,他疫情期间联系的客户一个都没成功。

不过也因为只有他一个销售回去了,老板手里的资源便全都交给他联络了。

生活当然不是次次都有“塞翁失马”的事情发生。

但这个曲折的故事让我明白了一个再普通不过的道理:

我们可能永远不会在安全感这件事上得到满足,但至少不用假想出那么多平白无故的焦虑。

就像在疫情复工期间,复工的我们因为疫情,彼此不太敢走得太近。

加上最近北京的疫情形势忽然严峻起来,更是每个人都重新开始紧张起来。

后来,他和我讲,老板给他的那些客户资源,一部分是因为看到他休工时发布的那些工作动态,问都没问,直接签了单。

也就是知道了这件事之后,我更加确信了自己的判断:

我们并不能指望用一份看似稳定的工作来抵消对生活的不安。

因为并不是每一次付出都能马上兑换成想要的回报,在无法揣测的未来里,还隐藏着种种的意外和转机。

我们只需要做好力所能及的一切,就算发生了意外与最坏情况,也拥有接受它们的能力就够了。

要相信,虽然努力有时会说谎,但它终归不会白费。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哒!

扫码打赏,支付金额随意哦!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讲真的,没那么多人需要“删除好友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