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喜欢你了,但也真心希望你好

醉生梦死 加载中 2128字 3852 度

收到请帖那天,我跟他坐在茶餐厅的角落,我点的是肠仔双蛋和冻柠茶,他要的是三文治和冻奶茶。

我们当时正聊着各自最近的工作,我说我带团队时遇到的麻烦事,他说他想从学校离职,去做自己的培训班。

然后,就几乎在同一时间,我们的手机屏幕都亮了起来。

我低头看了一下那条信息:

“我要结婚啦,16号你来不来?”

我拿起手机,给即将成为新娘的她发去:“应该去吧。”

她马上回复我:“你不来你就死定了。”

我笑了下,因为那句话让我想起高中的我们,她还是没怎么变,大大咧咧,有时候活泼得不像个女生。

在“死定”之后我回复她:“好啦,我肯定会去的。”

将手机放下的时候,我刚想问我对面那位是不是也收到了同样的微信,却发现他正在认真盯着手里的那杯冻奶茶。

几秒后,他才发现我正在嘲笑他,他把拳头举起来,说:“滚。”

3.jpeg

“我去不去好呢?”他向我发问。

“去的话好像有点尴尬,不去的话,又好像有点可惜。”他在自言自语。

我把冻柠茶喝到只剩冰块,我说:“肯定去啦,你忘了高考最后一天你跟我说了什么吗?”

“说了啥?”他就是今年几十年几乎瞪大眼睛,表示自己早就忘光了。

“你说,”我一边说一边翻自己的朋友圈:“‘终于可以放弃了’。”

“真的假的,有那么壮士断臂吗?”

我说“真的”。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高考结束后,我们三个一起在校门口拍了一张照片。

当时我妈帮我们三个拍完照后,我拿给她看,她还说“不行,拍得我不好看”,而他却搭着我的肩膀,说:“我终于可以放弃了。”

我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所以答应了女生的重拍要求,因为这有可能,是他们的最后合照了。

我那时候还把这照片发到朋友圈,问:“不知道三年后我们还能不能这么要好。”

所以等我把朋友圈展示给他看的时候,他才承认他说过那句话,并且留下一句对自己的肯定:“没想到我以前这么文艺。”

“喂,你还没告诉是不是真的要去。”他回到正题。

“你会去的。”我说。

“为什么?”他问。

“谁会错过自己高中喜欢过的人的婚礼啊?”我回答。

“也对。”他也把自己的冻奶茶一口气喝光了。

4.jpeg

那天晚上,我发微信问她:“你请他没有?”

好朋友的默契,就是永远不需要指名道姓。

她回答我:“请啦,发给你的时候就发给他了。”

“那他去不去?”我承认我是带着取笑的心态发问的。

“他说来,而且要给我封大利是。”她给我发的时候还带着一个“偷笑”的表情包。

“小心是520。”我给她发去消息。

“去你的。”她如此回复我,语气的确不像是一个快要出嫁的女生。

我还记得,大二时这位男生终于找到自己的女朋友之后,我跟她出来喝了一次下午茶。期间我们又聊起以前的蠢事,然后聊到男生的近况。

她问我:“他真有女朋友啦?”

“我说是啊,你没他朋友圈吗?人家都发了。”

“唉。”她叹了一声。

“你唉什么,不是一直不喜欢人家...”

“你不懂,”她想了想之后回答我:“有一个说会一直喜欢你的人,现在明确告诉你,他不喜欢你了。这件事放在谁身上都会觉得有些许难受。”

怕我误会,她又补充:“我不是说我喜欢他啊,但其实也不是不喜欢他,算了,这件事说不清楚,就是失落而已,你懂吗?”

我回答“我可以理解”。

这次对话,直到此时此刻,那位男生都不知道曾经发生过。

5.jpeg

等我到婚宴门口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了,我打电话让他出来接一下我,因为我那天下午让他帮忙拿多三百现金。

但我站在门口给他打了好几个语音电话他都没接,于是我只好打给其他同学,然后让他们赶紧叫他出来。

两分钟后,他跑着出来。

我笑他“也不用这么着急迎接我的”,他调侃说:“怕你打我嘛。”

后来才意识到,他的着急不是因为我等着现金才好封利是,而是因为他不敢一个人路过新娘跟新郎。

进去之后,我找到新娘,把红包递给她:“要长大咯。”

她带着白色的头纱,手上戴着好几对金手镯,脸上画着新娘妆,身后还有一些姐妹帮她拉起婚纱的裙摆。

新娘接过红包,笑着问我:“什么时候到你呀?”

他在我身后插嘴:“怕什么,下一顿就是基哥(他们就是这样叫我的)的啦。”

我说:“我才不想这么早结婚。”

“二十五岁还早?”他们两个同时问道。

“在这里确实不早,但是广州,二十五岁太早了,人生才刚刚开始呢。”说完,我们三个人一起大笑。

当时宾客也都陆续进来了,为了不给新人添麻烦,我对她说“我先进去了”,她回答我说:“谢谢你们来我的婚礼哟。”

同样的话其实我今年已经听了不下五遍,但可能是因为她是我真正的好朋友,所以难免会在那一瞬间掉进背景音乐里,然后快速在脑海里回放高中三年的画面。

再抬头,已经是她跟新郎一起步入礼堂中央的画面。

我拿起手机,希望为那一刻做点我能做的记录。

我用手肘碰了一下他,说:“新娘真的好美啊。”

他回答我:“是啊。”

6.jpeg

五。

散席后,一群同学提议说去喝东西叙旧。

我跟他坐的是同一辆车,按剧情发展,这时候我们应该听一首《那些年》,但可能是为了防止气氛太过伤感,所以我们只是摇下车窗,继续聊着旧同学们的变化。

只是说着说着,又聊到“以前的喜欢”这个话题。

他问我:“为什么高中时的感觉,现在仍然记得那么清楚呢?”

我回答:“听说过契可尼效应吗,二十世纪20年代的时候,心理学家发现,人们会对未完成的事情留下更深刻的印象。所以正是因为你从未完成过‘跟她在一起’这件事,所以会记得更加清楚。”

“你的意思是,”他继续问:“如果当初成了,我会根本不记得自己有多喜欢她,做过多少好笑的事情。”

我说:“是的,我是这么看的。”

“那什么时候能结束呢?”他问。

“今天应该就能结束了吧。”我说。

他盯着眼前的红绿灯,苦笑了一下说:“哈哈,很有道理,因为‘看着她嫁给别人’这件事,也算是我心中未完成的事。”

7.jpeg

最后。

我可以确认的是,他其实已经不喜欢她了,因为在最近两年的交谈里,他提到的更多是之前与现在的女朋友,而不是她。

而今天这篇文章,之所以一直在制造“他可能还喜欢她”的假象,是因为他又确确实实“喜欢”着她。

只是这种“喜欢”,早已经不是高中时的那种幼稚且浓烈的“喜欢”,而是对过去的那个“喜欢着你的我”的怀缅与向往。

所以她的婚礼,不仅仅预告着两位新人即将答应陪伴对方一辈子,也预告着某些人的“喜欢你的我”彻底成为某种应该压在心底里的回忆。

这有点像是“你保管了一个很重要的礼物很久很久,但终于要将它放下”的感觉。

不过这个放下的过程,不会滋生任何遗憾,伤感,虽仍然会有些许不服,但更多的,是:

“祝你和我都幸福。”
8.jpeg
bq.jpeg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哒!

扫码打赏,支付金额随意哦!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那些真正生病的人,最痛苦的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