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我这种会做饭的男生

醉生梦死 加载中 1534字 1365 度

那会从家里的厨房看出去是另一栋居民楼,透过窗子可以看到对面也是厨房,所以一到饭点时,两栋楼的窗口都是冒着火的,也能嗅着味儿分辨出有人熬了骨汤,有人葱爆了牛肉。

做饭因此成了一件热闹的事。

八岁时学会第一道菜是煎鸡蛋,当时头疼我的有两件事情,一是敲下鸡蛋时溅出来的油会吓到我,二是如何才能把鸡蛋煎得更圆。

后来意识到鸡蛋不管多圆吃进嘴里都一样时,我才放下了这个执念,转而去学炒青菜炒肉煲汤。

小时候家里人其实不喜欢我做饭,我做饭太慢,食材准备一个小时,照着食谱又要炒一个小时,一道菜做完后另一道菜也凉了。

但那会还是挺喜欢做饭的,因为家里就我妈一个人做饭,菜式难免会重复,所以我的责任是在网上学新的菜式,然后为家里的菜谱添点花样。

我对做饭的热情持续到十三岁那年,我们搬了家。

搬家后的某天我妈突然问起为什么我最近不下厨房了,我嘟囔了一句说家里换铁锅了,炒起来不带劲,没感觉。

我老家那边说搬家是得换锅的,而且进新家时,锅还得比人先进家门,比人先安顿好。

旧家那个铁锅就送给了我小姨,一个家里不用两个锅嘛。后来和小姨聊起说我因为换了锅不爱做饭这件事,小姨还哈哈哈地说赶紧得把锅拿回来。

我跟我妈都连连摆手说不用不用,顿了顿,我妈突然也说,那个大铁锅确实比现在的不锈钢要好用一点。

现在再回想时我觉得其实不爱做饭这件事也不能全赖在那口铁锅上,也跟搬家后的位置有关系,新家楼高,位置也还不错,面朝的是小马路,楼距宽,从厨房窗户透过去啥都看不到。

所以饭点时因为楼高闻不到太多香味,因为楼距远也看不到太多火花。

做饭成了一件不那么热闹的事。

不当厨子的那几年,我专心于谈恋爱,偶尔打打球,负罪感窜上心头时才顺便学习一下。

那几年其实挺为难我妈的,家里人多,喜欢吃的都不一样,唯一的共同点就是都很挑。

好不容易几个小孩喜欢吃的都一样了,偏偏又都爱吃鸡翅,买冻鸡翅我妈觉得不好,但一只鸡就两支鸡翅,于是时常是要打架的。

我妈头疼得不行,天天问我们想吃什么,我们又装出很乖的样子说随便,都行。我妈呸一声说每次都这样讲,到最后吃饭时个个都挑三拣四。

问多一次我们想吃什么,几个人犹豫一下,四目相对,说想吃鸡翅。

后来我上大学,对家里吃饭的东西也就不怎么关注了,某次回家发现家里的饭桌大变样,出现了很多我没怎么吃过的菜,然后弟弟妹妹们吃得起劲。

读大三那年放假回家时,我妈让我做饭,说她累了。我说行吧,也是时候展现一下我在学校这几年的厨艺了。

然后让我妈买咖喱椰奶土豆洋葱,我妈微微一吃惊,说我竟然还会做咖喱。我哈哈一笑说,在学校吃惯了粤菜,也研究了一下泰式的,然后问我妈想不想试试看我做的冬阴功汤。

她问我说什么叫冬阴功,于是才想起家里人平日是不吃这些的,然后心里就会忍不住觉得饮食习惯这件事还是挺有分量的。

从小跟着家里人的食谱,到上大学后自己去搞搞自己喜欢的菜,家里人也对应着研究出了其它的花样,倒不是说谁好吃谁不好吃的问题,而是会觉得确实有些东西就是变了。

现在毕业,经常在家里自己做饭,跟朋友说起时,他说:“泽鹏一看就是那种觉得自己做饭,很生活情趣的人啦。”

做饭这件事情如果是在精致的人身上,那就是有生活情趣的,比如贱贱。他来我们家做饭时连切好的食材都摆放得工工整整,整个人颇有一种料理家的气场。

女朋友则形容我做饭像要把厨房炸了一样,食材在颠锅时四处乱撒,油盐酱醋用完随手就是一放,砧板上的葱花蒜泥每次都要随性地剩一点才觉得开心。

总而言之,我做饭时更像是大排档的师傅。

有些时候别人因为我在家做饭夸我会过生活,我总是很实在的算一笔钱,吉野家两人一顿饭50起步,买菜自己做饭的话,50能吃两天,有鱼有肉还有水果。

至此,所谓“生活情趣”这样的幻想可以说彻底与我无关。

所以其实讲回来,做饭这件事情在我这边,一向都不是什么精致的事情。很多人的妈妈也都一路做了那么多年饭下来,这就是一件人间烟火的寻常事。

我妈常骗我下厨,说现在都是男生做饭,还说会做饭的男生很讨喜。但在我心里真不这么觉得,要真这样,大排档的老师傅们早就成了言情剧的普遍主角了。

会做饭的男生唯一的好处,不过是很省钱而已。

不过想想又突然觉得,在生活面前,自己真是太实在了。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哒!

扫码打赏,支付金额随意哦!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我不太爱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