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不敢带你回家

醉生梦死 加载中 2238字 179 度

学生时代,我有两幅面孔。
朋友前一副,家人前一副。

现在提起这件事真真切切觉得难过,但对于当时的我而言,两幅面孔似乎是习以为常的事情。

家里人管得严,小学别的孩子有糖吃有零花钱有游戏机,我只能远远地看着,羡慕却不敢说出口。

我有个很铁的小兄弟,那会我们家住得近,又都是骑自行车上学,还都打羽毛球,一来二去特别熟。

小兄弟家里人管得松,他有零花钱有糖吃还有游戏机,那会是不羡慕他的,因为他会分给我玩分给我吃。

记得当时他手上有个黑白的gameboy游戏机,卡带就一张,口袋妖怪银,我那时候反反复复打那张卡带,怎么打都打不腻,真心喜欢,还借回了家。

但我不敢让家里人知道我借了游戏机,于是每天都是深夜的时候偷偷玩,自己想方设法又借了个LED小灯,因为黑白机晚上不开灯是看不清的。

然而年轻时经验不够丰富,被亲妈抓了。

那会特慌,就撒谎,说:“是我朋友硬塞给我的,非要我帮他玩。”我妈不信,要我第二天带她去找我那小兄弟。

第二天上学慌啊,一直不知道怎么跟我那小兄弟开口,最后熬到快放学了,不得不了,跟他说我妈发现了,你能不能说是你硬塞给我的游戏机。

他真他妈答应了。

然后我妈当着我的面对我兄弟一阵数落,说我们家泽鹏学习成绩好你不能带坏他blabla的。

我站在旁边,不由自主地觉得自己真他妈恶心。

后来小兄弟不当回事,被我妈说完后就像忘了,但我始终过不去,时至今日提起时仍然觉得过不去,我一想到自己为了多玩一会游戏机跟他说了那么好话的样子,就觉得自己太对不起别人了。

类似的事情或许还有不少吧,而我也因此意识到,像我这种有两幅面孔的人,得处处小心。

这么多年来,只有一个朋友来过我家。

读书时,我不敢带其它朋友来我家,也不太希望我学校的朋友和我爸妈有特别多的接触。

当时有个特要好的朋友,说鹏哥我周末去你家吧。

然后我当着好几个小伙伴的面安静了一下,别人觉得有些尴尬,转移了话题。但那之后我跟那个朋友的距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拉开。

我是真的不敢带朋友回家。

一是怕我朋友们发现我爸妈原来是这样的,二是怕我爸妈发现我原来是这样的。

初中时我妈跟我班上同学的爸妈在接孩子时偶尔交流,她也在家长的描述里认识了不少我的朋友。

就这一个小小的举动,都让我觉得心慌。

我心想我的朋友是怎么向他们的父母介绍我的呢?浪子?贪玩?

我又心想,我朋友的父母们会怎样跟我妈说我呢?我妈会不会发现,其实我跟她想象的样子不太相同?

那到时候我怎么办?

不过所幸的是,我在我的朋友眼里还算是个过得去的人,大家无视了我常谈恋爱的不太像学生的一面,反而是说我友好啊善良啊。

所以我的两幅面孔在战战兢兢里,一直没被撕破过。

其实现在想想,挺荒唐的。

在我妈眼里她觉得我聪明,做作业速度快,因为我从来都在学校把所有作业做完,然后在家的时候从来都不需要做作业,我高三那年,十点就敢上床睡觉。

她也觉得说我内向,直到现在我妈都觉得我内向,我想告诉她说你儿子我去过好多所高校演讲,没在怕的。

没用,她还是觉得我内向。

说回学校做作业的事,其实我不是把作业写完了,我是真的没做作业。初中学校好,学生一百个里一百个都很自觉,我是第一百零一个。

那会老师查作业很松,是阶段性查,譬如一二三单元一起查,然后老师就看你随便翻几页有没有写。

我当时厉害啊,一到要查作业的时候,我就把中间那几页全撕了,后来毕业的时候,别人的资料厚厚一沓,就我全是虚的,一戳都是坑。

这些事我妈估计现在都不知道。

其实现在想想是挺不是滋味的,就觉得那是我最亲近的人吧,谁都不认识谁。

我上大学后跟家里人坦白了挺多的,尤其是我妈。

我跟我说我高中那会谈恋爱你晓得不?我妈问是不是怎样怎样的一个女孩,我说还真是,她说她那会没多想,就觉得我们怪怪的。

然后我跟我妈说我去高中午休天天去网吧,我妈瞪大眼睛,问我怎么现在敢说了,我说哈哈哈哈那不是都高考完了嘛。

高考像是一道坎吧,过去之后,我开始在家里人面前自在了一点点,不过仍然不敢太放肆,我有时候会觉得,真实的我可能会吓到他们。

后来打开心结的是大二那会失恋,一个人走在大马路上心如死灰,然后突然就想打个电话给家里人。

其实过去我心情不好是不会给家里人知道的,包括说失恋啊,包括说自己一些不顺,总觉得说他们不懂吧。

但那天特别怪异,可能是因为距离太远或者是怎样吧,就特别特别想家里人,特想听我妈念叨我几句,特想听我爸不断批评我。

我妈在电话里头好像听出了我一些不太自然的点,看玩笑说你该不会失恋了吧,我说哈哈哈哈哈哈哈是失恋了啊。

然后放下电话后整个人心情其实突然松了一下,我甚至产生一个念头,觉得说我以后心情不好,是可以跟家里人说的。

失恋那件事对我和家里人的关系其实挺关键的。

我开始慢慢慢慢地去告诉我妈我的一些想法,用一些很温柔的方法去告诉他们我的一些观念,譬如我会设问说,如果儿子我是同性恋怎么办?诸如此类的,帮他们去看看我们这一代的一些观念和视角。

譬如我曾经一直提起的不结婚啊,不买房啊,或者再到昨天说的跟女朋友同居,慢慢的,到现在,其实我就只剩下一副面孔了。

这过程里很难说是因为什么神奇的方法,它既需要我解开心结,愿意去撕掉另一面,也需要我用对方法,让我爸妈去接受我的全貌。

而事到如今再回看过去的我自己时,其实是有不少感慨的。

我身边也有不少朋友是家里一副面孔,外面一副面孔,这个看分组就知道了。

其实这样也没多累,这么多年来谁都已经习惯了,驾轻就熟。但就是会觉得可惜。

正如我前面所说的,我们竟会怕父母了解真实的自己。

而更关键的是,我觉得一直保持两幅面孔不是好事,它其实也会在无形中让你,让家人或者让你的朋友为难。

譬如借我游戏机的小兄弟,譬如想来我家被我沉默拒绝的好朋友。

现在的我是真的有想过邀请几个三五好友来我家这边吃牛肉啊玩啊浪啊,包括说我舍友也邀请过。

哦对了,多说一件小事。

三下乡时我认识一个女孩,恰好就住我家后面,下乡结束后我们回家,我让我妈顺便载了她。

回到家时,我妈对我说:“那个女生不错耶,很礼貌,很温柔。”

我微微一愣,说是吗。

然后过了一会发条微信给女孩,说我妈夸你温柔。她很兴奋,说:“真的吗!你妈妈也很美丽呢!”

就现在回想起来会发现,或许有些事改变起来没我们想象中那么难。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哒!

扫码打赏,支付金额随意哦!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微信一键修改微信号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