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的社会第一课,大都来自房东

醉生梦死 加载中 1218字 2094 度

不知道你有没有“用交情获取便利”的经历。

老实说,其实感觉还不错。

不同于身边同龄人,毕业面对找房和就业的双重焦虑。

我在毕业那天,住进了熟人的房,钻了“社会毒打”的空子。

一。

也不是没有找过房就急着不劳而获。

见识过市中心不见天日的小单间,和通勤两小时的偏僻小区之后。

我想起了自己还有个更方便更安全的选择。

对方是我一个朋友的妈妈,在城中村做房东三年了。

接到电话后她也很热情,带我把她手里的空房都看了一遍。

“想住哪间你随便挑。都是自己人,住我这你尽管放心。”

我看了看周围的环境,仅剩的一丝犹豫也被她的热情冲淡。

刚毕业就没必要面面俱到,两年起租好像也没有很长。

于是签合同,搬家,当天住去了她楼上。

二。

在一个陌生的城市和熟人当邻居,会产生很多温馨的瞬间。

下班比较早的时候,我经常洗完澡到她家,和朋友一起打游戏。

周末和过节她经常喊我一起吃饭,我也时不时把父母寄来的特产送一些给她。

疫情初期她买到口罩后,更是在当天就送了一包给我。

即使环境差一点,水电贵一些,我还是觉得自己很幸运。至少有她在,我能受到更多照顾。

但我慢慢发现,她口中的“照顾”,和我想象中的“照顾”好像又有些不一样。

起初是楼下经常吵到凌晨。我睡得浅,想让她帮忙劝一劝,她却说都是邻居忍一忍。

接着她没跟我商量,用我的走廊堆放起了旧家具,我回家进门变得艰难。

后来某次抄电费时,我发现她故意填多了一些。

再后来,我晾在公共阳台的贴身衣物频繁被人剪破。

我想看楼道监控,她却说那些都是摆设;我提出报警,她又拦住我:“你自己注意一些吧,给阿姨个面子,别把事情闹大了。”

那一刻我才意识到,即使有被额外关照,住在这里也并不能保证安全。

你觉得对方理应照应,对方觉得你应当担待。

当最基础的需求也被蒙上顾虑之后,“交情”也就跟着变味了。

三。

再后来,临街开始修路,我也因此向她提出了退租。

主动离开一个被照顾的环境,通常不太容易。

它很容易就让人觉得,自己是“背信弃义”的那一方。

想到她对我的那些好,我下意识想用一些“让利”去补偿她。

于是对她说,冰箱就留给你吧。

她听到后没有挽留,只是说:“你实在想走那就走吧。”

搬家那天她们不在家。我只好打扫完房间后,在微信和她告了别。

晚上九点,我收到了她的消息:

“你房间太脏啦,算上水电费、清洁费、电风扇维修费,退你这些。”

电风扇我住进去时就坏了,而将近两千的房租和押金,我只收回了不到四成。

看到转账数字我才发现,原来她要扣我钱那么容易。

想起住进去时她说的那句“都是自己人,能照顾就照顾”,我有点难过。

那现在是否也因为我是“自己人”,所以能坑一笔是一笔。

最终我什么都没说,收下转账后,删除了对话框。

四。

朋友当晚下班后听说了这件事,过来私聊我:

“你也别太往心里去,我帮你怪过她了。其实我妈跟我说,要是按她们的规矩,不到租期退租,是不退钱的。”

可后来我搬进正规中介的小区房才知道。

原来根本不存在所谓的“两年起租”,而民用小区的水电收费,甚至连她的一半都不到。

拥有一份交情不容易,消耗它却很简单。

想起长辈通常都说“小孩好骗”。可能是来源于,涉世未深的年轻人,更容易向身边的人交付真心。

但要是双方的关系牵扯到了利益,这时候再想用真心换真心,就没那么容易了。

如果你也运气不太好,遇到了让你感到失望的人。

希望你的沮丧不会停留太久。

你只是提早踩到了生活的一颗雷,受了以后要受的苦。

而如果这次把教训记住,下次再遇到类似问题时,就会迎来坦途。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哒!

扫码打赏,支付金额随意哦!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如果你的工作,是帮人消除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