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你不喜欢我,也不说一句

醉生梦死 加载中 3042字 504 度

“你还喜欢我吗?”

“我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分手五天之后,我曾专门面对面地,向男生要过一个,似乎再也不重要的答案。

最后他的答案,我只猜对一半。

是有点可惜,但从那一刻开始,这个答案才真正地,彻彻底底地,不再重要。

分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常常看什么都觉得茫然。

在路边茫然地看对面的交通灯,在车上茫然地看隔壁的座位,在家里茫然地看他的电脑桌。

我甚至试过站在家里的厨房,连续大声喊他的名字,然后愣愣地站在原地,等待回应。

有过几秒幻想一切如旧,周围安静得令人害怕,我连忙大声责怪他:“你怎么听不见我喊你吗?”然后再一个人沉默地把手上的事情做完。

以前他在家的时候,也会常常听不见我喊他,每当这种时候我就会索性自己来。

而此时此刻也是这样的。

在许多突然面对不了的时刻,我必须要一个人演下去,才能在缺失了他的生活里继续存活。

回家那段路,会经过非常多我们去过的地方,散步去吃过很多次的饭店,凌晨同吃一个泡面的便利店,租房的时候去看过的小区。

车终于在家楼下停住,我却在马路边站了很久都不敢上去,房子里的每一样家具,更是目之所及,皆是过往。

分手后每次自己回家,我都有种被围剿的感觉,哪里都躲不了。

没有喘息的空间,独立生活的自我无处安放,不知道尽头在哪里。

这一切其实也只是发生在,去找他前的五天。但在我的主观意识里,却是很长的一段时间。

/盼望过,这个和他等过的红灯可以久一些,
往前走是件艰难的事。

那时候的自己其实很清楚,应该尽快离开,但又心存侥幸,万一他会回来呢?

这个房子是我们找了很久,难得合适的。我们是在吵架的时候分手的,等大家都冷静下来是不是会和好?如果我先主动找他呢?

于是我一直待在原地,等待一个暗自猜测的“万一他会回来”。

在连续睡不了觉的夜晚,我反复犹豫了很久,想了很多还能挽留吗?要去找他吗?一个人会好起来吗?期间找过很多同样失恋过的人聊天。

当有人告诉我要半年才能好起来的时候,我感到深深的绝望,半年有182.5天,而我现在才过了3天,已经感受过无数次煎熬难耐。

在讲述我和他的故事,与听取朋友意见的反复循环中,我渐渐可笑地发现,有些话其实她们失恋时,我同样对她们讲过。

一年前当朋友spring和一个男生,已经以情侣的姿态相处了两个月,但男生却始终没有明确表态时,我让她一定要去问清楚对方,一定要得到一个能不能在一起的明确答案。

最后那个男生告诉她,我是喜欢你的,但我以后要回家那边,所以我们是没有结果的,没必要在一起。

之后spring不再每天纠结要怎么与他相爱了,只想要摆脱这荒唐的,一个人的失恋。

想起来曾经也清醒地旁观过别人的故事时,我才发现其实我一直都懂应该怎么做。

我之所以持续茫然,是因为我去不断回忆我们一起在这里等过交通灯,我幻想此刻他就坐在我身边一起回家,我觉得他的电脑桌还在,他还会回来。

我从头到尾都没有接受过现实的局面。

关于他还喜欢我吗?他会愿意和我在一起吗?我一直抱着连自己都不确定的答案,自欺欺人地等待它成真。

/下车后,会站在这里抗拒向前走

跟他再次面对面的那个晚上,我们聊了彼此的近况,聊了在这段感情里自己的委屈,我问了一些问题,也坦白了一些曾经开不了口的话。

我们因为一些余情,温柔地袒露心声过,也因为一些分歧,激烈地辩解过。

我才发现,原来我们之间的问题,比我自以为的要多得多,而此时此刻的双方,都已经没有心力去一个个解决。现阶段除了分开,没有别的选择。

那晚到最后,我问他:“那你还喜欢我吗?”

他说:“我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我说:“我只是想要一个目标而已。”

“我喜欢你。”

“如果你说你也喜欢我,我们可以先分开,给双方一点恢复的时间。”

“如果你说你不喜欢我,那我也会好好接受,然后离开。”

“你也可以说,我喜欢你,但我不想和你在一起。”

“我需要知道自己最终要面对的结局是什么,一个最后被爱,或不被爱的结局,然后我就朝着它走过去。”

他沉默了一会,告诉我说:“如果你非要我回答,我现在还喜欢你,但我一想到要回去之前的生活,我就很抗拒,所以我不想和你在一起了。”

我不死心,还说了自己不是现在就要和他在一起,说了他不用改变,我来改就好,说了再试一次,到时候要走我也拦不住,又反复确认就算是这样也不可以吗?

终于在他说:“我累了,累到不想去试”时,我说:“好,我知道了。”

/那条路上的树,现在又绿又茂盛了

虽然那天晚上,也很狼狈地哭过几次,离开的时候还是茫然地站在路边,环顾四周昏沉的路灯,觉得原本稳稳握在手里的未来消失了,心里有个很空很深的洞,不知道要拿什么去填。

但那也是我最后一次茫然地站在路边了。

那晚之后,我渐渐平静了很多,不再会因为一个突然冒出来关于他的念头,就哭到连抽十张纸巾。

因为情绪会随着眼泪被一次次冲淡,人不会为同一件事永远痛心疾首地哭,到后来,就算你想哭也哭不出眼泪了。

更重要的是因为,我迟迟没有离开的借口,为了短暂止痛而营造的假想,已经在那个晚上被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击碎。

以前生活的绝大部分都与他重叠。后来我邀请许久未见的亲人,朋友来家里住,用不同的新回忆,去覆盖这个房间里原来仅有的,关于我和他的回忆。

以前租近餐饮,贵一点但宽敞,适合两个人住的房子。后来我开始计划搬去一个小而精致的一居室。

那个晚上的很多场景和对话,直到今天依然刺痛我,但最残忍的时刻也只能停留在那个晚上了。

茫然是因为当时的我不知道该往哪里走,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还有机会,于是踌躇不前。

得到答案之后,我不会再等待,明白自己要面对的结局就是,从现在开始,会慢慢变成他不喜欢的人。

而“你喜欢我吗?”这个问题,也才从此彻底不再重要,日后也不必自作多情,费心思去想。

/窗玻璃上印出了一个我看不到的方向上,
橙黄橙黄的夕阳

陈小春有首歌叫《一句到尾》,一句到尾在粤语里的意思是,别躲躲藏藏了,直接点摊开说吧。

在歌里他不断重复问一句“有没有”,问对方到底有没有喜欢自己。

他说围绕在你身边已经600天了,你有喜欢过我60秒吗?相处的这段日子里,你被我暗恋得快乐吗?有开心过60秒吗?

你尽管开口照直说,不用觉得这是落井下石,你只要说一句没有,我自己立刻会走,再拖下去,我怕自己都救不了自己。

继续喜欢你有用吗?对你很好有用吗?但你却沉默,我还要问吗?

听这首歌时,除了会想起分手时,固执地问对方喜不喜欢自己,还会想起以前被别人喜欢时的自己。

有一天一直很投契的朋友在聊天时突然告白,在我开玩笑地说完一句:“绝交,不跟你做朋友了。”

他顺势接道:“是吗?不做朋友吗?”

“那做女朋友好不好?”

其实他话说到一半时,我已经察觉到气氛不对,老实讲,我从很早前就察觉到相处时的微妙气氛。

但我一直以来都是别人不主动说,我就假装不知道不回应,即使是在对方说出口时,也挑最委婉的方式,说最柔软的话婉拒。希望对方自己知难而退,不至于为暗恋失败,而令之后两个人的相处尴尬。

但那天晚上朋友太坚持要一个答案,我只好明确地拒绝他的心意,后来我们相处时反而坦荡轻松了。

那次之后,自己失恋过之后,听过这首歌之后,我才醒悟,以前的自己根本不必用装聋作哑,委婉后退的方式,来对待喜欢自己的人。

对于独自喜欢别人的人来说,最难受的不是被拒绝,而是不知道该坚持到什么时候。怕或许自己还有机会,或许有天会感化对方。

所以不要在他们暗示明示很多次时,仍然保持沉默。

等到他们坚持不下去,挣扎着来问你能不能接受自己时,甚至会觉得自己问了一个不自量力的蠢问题。

/春天的花

最后。

中学时被一个画画很好看的男生喜欢过。

他会在艺术节表演时,暗箱操作和我一组。会在别的女生想喝掉他为我准备的豆奶时,誓死捍卫。会发短信问我“一个穷画家和有钱音乐家,你会选哪个”的蠢问题。

当我在别人口中得知他打算圣诞节跟我表白时,连忙拜托那个人去阻止他,跟他透露我没有恋爱的打算,并且我开始疏远他。

后来我已经忘记这件事,也很快跟别人在一起了。没过多久,他也是。

当初帮我阻止他的人问他:“你不是喜欢谁吗?怎么这么快跟别人在一起了?”

他说:“我也不可能一直等下去吧。”

后来回想这件事,比起直接拒绝他,编一个虚假的理由,其实是更伤害他的。我以为不直截了当地拒绝别人,是在照顾别人的感受,其实是在照顾自己的感受。

我们默认自己对对方是举足轻重的,这种想法太居高临下了。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夸张痴情,多数人其实很有分寸。

所以,当你喜欢了很久,犹豫对方是否也喜欢自己时,直接去问。

在清楚地知道自己面对的结局是什么后,再勇敢地走过去。否则在喜欢他这件事上再努力,都只是一场大梦。

希望喜欢别人的人,被喜欢的人,都能坦白一些。

我喜欢你,但我不是非要喜欢你。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哒!

扫码打赏,支付金额随意哦!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谁先爱上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