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需要被感动

醉生梦死 加载中 1518字 2385 度

0.png

可能是因为在“老板”这个位置上待了太长时间,以至于我越来越害怕“被感动”这件事情。

之所以会把“老板”这个职位提出来说,是因为作为一个团队的leader,很容易接触到团队成员的某些脆弱时刻,而在那些脆弱时刻,又很容易激发他们对我的认可。

用人话来说就是,我很容易在那些脆弱时刻里被“高度信任”。

但其实这是不公平的。

因为leader这个身份本身就拥有比其他成员更高的话语权,所以在某些难题面前,leader可能真的没有成员付出得多,他们只是下了一个“做”或“不做”的决定而已,却给别人一种救世主的感觉。

所以每一次被信任,我都会跟自己强调,这未必是真的。

而这个“未必真的”并没有任何一点质疑别人对我的信任的意思。

只是经历了一些事情之后,我明白了,那些信任是某种场合下的特定产物,在脱离以后,它便化成一尊纪念奖杯,除了回忆,别无它用。

但大多数人在面对这种事情时,往往还是会掉进类似的“感动陷阱”当中,然后沉迷在高光时刻里的情谊当中,无法自拔。

这个“大多数人”,当然包括当年的我。

工作就是工作,沉迷在别人的感动中,不失为另一种自我感动。它时常会让你产生误判。

我曾经就因为对方跟我一起经历过一些团队的艰难时刻,于是明知道对方做事已经失去分寸感了仍然装作看不见,而他的说法是:“我早就觉得你的方向是错的,所以我才会尝试去修正。”

结果就是等到“不能看不见”的时候,我与他已经去到了不得不分道扬镳的位置。

这事当然闹得很不愉快,本来大家还算很好的朋友,到最后却连普通朋友都算不上。

所以每次事后回想,我都会觉得我与他在那件事情上都做得太差了。

“差”在这几个地方:

一,我应该早点丢掉“那份感动”,让团队回到“做事情”这件事上,只要谁的能力跟不上,谁的做法不妥当,就马上指出来,就事论事,而不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给了他“这样也可以”的错觉。

而他不同意我的想法,不要强硬要求自己去理解我,而应该直接拿出来跟我讨论。

二,我是团队Leader,一旦两人起分歧,最后大概率还是由我来做最后决定。而掌握的决定权越多,就意味着我就该多做一些事情,而不是真的“什么都不做”。

他也如此,他要是清楚最后由我决定,就应该帮助我了解事件全貌。

三,即使在最后时刻,我与对方都是在争论“我是否对得住你”跟“你是否对得住我”。而争论这些“感受”,就恰恰说明我们把“感情”跟“工作”搞混了。

当然,上面这些总结现在说出来早已失去了实效性,就算我的看法没有问题,我们也不可能回到当时那个处境做出改变。

只不过,因为我真的曾经把对方当作过我“很重要很重要”的一位朋友。

所以我才会在后来的一年多里,为我们这段死去的友情惋惜这么多次。

要是早点分开工作跟生活

要是早点指出双方的不妥

要是我们能像今天这样成熟与理性

但没有要是...

其实很多人不知道,如果你想成为一个Leader,除掉工作上的各种能力不说,你需要具备的能力还有一点,就是要拥有“坦然接受各种失去”的能力。

因为你是Leader,所以你的职责就是把握事情的走向,你需要站在最高点去看清局势,带领团队去做对的事情,而不是为了兼顾其他人的感受去接受一个“折中”的方案。

所以为了把握走向,你可能得把你非常欣赏,但不适合团队的人辞退;你也必须面对其他人对你的不理解,因为一定会有人把你的“认真”当成“苛刻”或“不讲感情”。

这也是为什么,我会认为,不被感动是一件好事。

因为一旦动了真感情,那么在对方离开时,或者你被误解时,你的难受会成倍上升。

而且在某些时候,对方觉得你好,不过是因为长期处于你的管理下的错觉。

哪天人家“觉醒”了,便清楚你也是个普通人。

所以我所说的“不被感动”,不单单针对团队的Leader,还有那些经验不太足的团队成员。常常听别人的故事,仿佛职场里的Leader只有两种,要么是备受尊重的,要么是龌龊的,才不配位的。

但事实是,对方之所以成为Leader,只是因为他能够完成Leader的职责而已,与你的判断没太大关系。

所以我们要做的,就只有把眼前的东西尽可能地做到满分,然后在有余力的情况下,帮助团队更进一步,什么“感情深厚”,“我的团队都会互相照顾”,不是重点。

然后等你们都做到了足够的冷静与理性,那种真正意义上“互相理解”和“互相尊重”的友情才有可能产生。

当然,我的经验是,上述的那种友情,几乎不会在职场里产生,所以,很多人是在职场里经历一些事情后

才慢慢懂得什么叫作“孤独”。

bq.jpeg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哒!

扫码打赏,支付金额随意哦!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被接纳的“必要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