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生活有些不太成熟的想法

醉生梦死 加载中 2281字 265 度

嘿,你是小张或者小李?你好。今天我们来聊聊生活的模样吧。

你可能刚刚二十五岁,或者连二十五岁都没有,你可能身处在一个周围看起来很精彩的环境,做着一份很精彩的工作,可能你在时尚圈或者娱乐圈?抑或者你在影视圈或其他什么圈。圈是一个奇怪的东西,圈就是个围城。钱钟书早就说过它了,“婚姻是一座围城,城外的人想进去,城里的人想出来”,当然我这里指的不是婚姻,是我们看到的生活的很多个方面。

在这样一个年纪,你对生活的模样做的注解,可能是在外的自由,需要靠近各种厉害的人,是见识更广阔的世界,是在大城市里奋进也没命的拼搏,并为此放弃掉一部分生活,那部分生活可能是春天去赏花,夏天去海边,秋天看看枫叶红了的样子,冬天躲在温暖的房间里看窗外雪又下了几尺厚,因为你明确的知道你需要更多的见识,所以你舍弃了这些,同时你也可能觉得不跑出去见识自己行业的厉害的人、广阔的机会,生活立马会走向平庸,走向人生既定的道路,老婆孩子热炕头,一直到死去,这就是你眼里的、也不太想要选择的稳定安逸生活吧。

我承认这一部分没有错,王小波还说。“那一天我二十一岁,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非常非常美,对不对?我也一直是这样的奢望。我可不想过什么平凡生活,我想要激烈的生活、轰轰烈烈的爱、最好还有用不完的钱。

但你知道王小波接着这一句说了什么吗?他又说,“后来我才知道,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失,最后变得像挨了锤的牛一样。可是我过二十一岁生日时没有预见到这一点。我觉得自己会永远生猛下去,什么也锤不了我。”可能王小波聪明的时间早一些,他将这个前后变化的年龄界定在二十一岁,而我聪明的时间晚一点,我是近两年才这么觉得的。我倒不是觉得“生活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但我也切实觉得“奢望也一天天消失”,因为人越是过得久,越发发现有很多事情是蒙着一层美丽的假象,让人们去幻想,让人们去追去奢望,实际的真相冷冽得令人可怕,需要敲开它的美丽假象才能看得到的。

所以我现在拨开了几层假象,我觉得我需要生活,而不是略显虚妄的自由、奋进、拼搏,同时生活的含量在降低。我知道这样可能会让更年轻的人觉得:啊她没救了,她要逃离了,她即将迎来稳定安逸的人生,她的孩子马上参加中考,她要开始慌张地选择孩子应该去哪所大学,并且准备去跳广场舞了。

但我转身就从平庸的牢笼里想要反驳,想要呐喊,我想说的是——生活的模样,它真是个千变万化,我们只窥见其中一二,没有看到它的全貌就对它品头论足,这不行。

我现在也没有看到生活的全貌,但我已经知道年轻时候,如你一般对生活的模样的那样理解,其实多少存在一些偏差和疑惑。那些自由是真实的吗?不全是,远离了家人的关注目光,看似自由了一些,但背后的真相可能是自己拼搏的城市并不真的在乎你,它不会管你是不是来自哪座县城的,既然不在乎,那就让你自由。那些厉害的人、广阔的行业前景,都和自己发生关系了吗?扪心自问不全会吧,当然这里允许反驳,当然能接触到这些厉害的东西,似乎自己也会变得厉害,但——于我而言,可能我想成为那个厉害的人,而不是成为厉害的人身边的某位工作人员吧。你喜欢璀璨夺目、光怪陆离、精彩纷呈的外部世界?这个更没有问题,因为在这样的年纪,大家都喜欢,我也不例外。只是我渐渐知道了,精彩纷呈也不能一直持续,人是需要向内走,向内看的。这样才算是真的自由吧。

其实也不要狭隘的去理解所谓的“稳定安逸”,我相信人各有志,我相信一定有人喜欢这样的生活,我的朋友中就不乏这样的人,他们可能是老师、是公务员、是全职妈妈,可是我看他们依然在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努力去抚养孩子,和另一半和睦相处,我知道他们的生活肯定有不满,肯定会羡慕我们还可以在外拼搏,在外享受这种奢侈的自由,但真的换做他们,也不一定会选择放弃安逸和稳定,去换一间性价比不高的出租屋,和一个内卷化严重的“打工人”的身份。

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只不过这不是你我想要的而已。而我与北京暂时分手,也不是立马要走入这样的生活。我只是觉得这里生活差不多了,肯定还有不同的生活方式,肯定还有不同的风景,肯定还有不同的朋友需要我认识,肯定还有其他可能性。

我不想再垂头丧气坐在地铁上,看着别人也一样垂头丧气,回家走在沙发上,刷手机当作休闲娱乐。

我也不是很想把做人应该享受的生活,当成是对辛勤工作的“背叛”。好像别人都在兢兢业业,而自己在赏花赏月,自己像个异类一样。

我还不想每天都是增熵,为社会创造没用的精神垃圾,我想经历,我想我的人生真的开出花儿来。

不要做一个懒人,不要害怕去戳破生活的假象,也不要害怕去面对真正的生活,不要为了惯性而活着,不要不进步。

罗素早就说过,“参差多态乃幸福本源”,所以生活更得是参差多态的,这才叫生活,它不能简单的只是追逐同样的璀璨,穿同样的牌子,使用同一种价值体系,用同一种方式生活,每个人都一样,哪还有趣味可言呢?

允许有的人去追逐那些璀璨,就允许有的人去守住一亩薄田;允许有的人性取向与大多数人不同,就允许有的人就是那些大多数;允许有的人想要生一整个足球队,就允许有的人一个都不想要……这些都没什么问题,这些也都不过是生活中的一种罢了。每一种自有它自己的乐趣所在,无碍我们,就随他们去吧。

每个人都说要活得更像自己,那就不要被俗世干扰,不要由其他人来告诉你生活应该要怎么样,而是让自己去指导自己的生活。

松浦弥太郎这个日本大叔老早就在自己的书里说道,“暂居在这世上短短数十年,凡事不应太过执,眼见愈来愈混乱的社会,要是没有些做人的基本原则,更不知如何活下去。”而那些做人的基本原则,也是需要我们在生活中慢慢体悟,慢慢整理的,可是前提不得是我们去生活吗?

不得是春天的时候去赏花,带着父母,看他们露出如同孩子般的微笑吗?
不得是夏天的时候去海边,扔掉衣服,跳进海里游泳吐泡泡,但是一定注意安全吗?
不得是秋天的时候看枫叶红了,想起某一年也和什么人一起看过,而你们虽已不再联系,但感动常在吗?
不得是冬天的时候窗外下着雪,手里握着暖水袋,冻脚丫子却伸向另一个人把他冻个一激灵嘛?

当然这些也只不过是我觉得是生活该有的模样,你一定可以持保留意见,但只希望我们在各自的生活里过得愉快。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哒!

扫码打赏,支付金额随意哦!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一次自我和,被这座城市接纳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