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失散的过程

醉生梦死 加载中 4278字 60 度

1.jpeg

仔细算算,那应该是15年的夏天。

恰逢大学刚开学,她是师姐,带着一群新生破冰。

新生的脸上总是杂糅着兴奋和羞涩,她盯着每个自我介绍的新生的脸,心想时间过得确实很快。

轮到某个新生时,她眼神以极快的速度微微一亮——那是个能引起她兴趣的人。

那天新生聚会的自由活动上,她的视线时不时落在那个新生上,却偏偏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偶尔她也会用余光瞥着对方,想看看对方是否把视线也落到了自己身上。

不过到最后解散时,对方似乎都没有把视线停在自己身上特别久。

她有那么一点点,很小一点点的失望。

回宿舍的时候,她脑子里又念了几遍对方的名字——她知道自己记性不好,于是不得不多努力几遍。

新生有个新生群,通知书一出来没多久就有了。

她作为师姐,虽然只是间歇性地开口,但也会一直翻看那些充满活力的聊天记录。

凌晨一点半时,她还在翻。只不过这次她是在找人,找那个一眼就相中的新生。

她试图在聊天记录里找到一些关于对方的线索,是怎样性格的人,喜欢什么,对大学有什么困惑,自己能帮些什么之类的等等,但最后她只找到了对方的头像,没有聊天记录。

对方是个有些安静且高冷的人,她心想。不过一整晚的翻看并非没有收获,她通过QQ的个人资料,得知了对方的生日。很巧,就在几天后。

如果说这个世界真的有缘分这一说,那么在看到对方生日日期的那一刻,缘分的线就已经开始系起来了。

几天后的23:59分,她看着手机上的时间一秒秒跳转,深吸了一口气,向那个新生发送了一条好友申请,理由是:“生日快乐。”

摁下发送键前,她能感受到自己心跳微微加速。上一次有这样的病症,还是高考出分时。

没过一会,系统提示“对方已添加你为好友”,她扔下手机,在宿舍的床上做了个鲤鱼打挺。

新生发给她的第一条消息是:“?”

她则犹豫了一下,依然打出“生日快乐”加一个表情符。对方回了句谢谢,没有问她是谁。

接下来的聊天其实基本是尬聊,她聊到一半时终于忍不住,问新生对自己有没有印象。得知对方似乎记得自己时,她的嘴角上扬了一点点。

那天晚上她是以师姐的口吻在说着点什么的,聊了社团也聊了绩点,聊了天气也聊了路况,不经意间还提起,从自己宿舍去到对方宿舍是一段很黑的路。

第二天师姐并没有主动去找新生,但到了下午六点时,她反而收到了对方的消息,说自己不小心迷了路,语气间有些许的无奈和哭笑不得。

她补了个妆,顺了顺头发,关上宿舍门一秒钟后又掏出钥匙,换了双新鞋子才跑过去。

那次见面,他们意外地聊得很来,前一晚的尬聊仿佛被两人都忘记了。快把新生送到宿舍楼下时,对方扯了扯她的衣袖,说想去超市买点东西。

超市在宿舍区的另一角,走个来回的话,要很久,这令她有些开心,但并没有表现出来。至少,她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往后两人的进展就非常非常快了,他们会在每天晚上七点钟默契地和对方聊天,也会时不时约着一起吃饭,甚至还做了一个约定,说去珠江边看夜景。

某天他们约晚饭,新生打电话给她,她笑嘻嘻接起问想去哪里吃,饭堂还是商圈。对方则突然话锋一转,说自己被谁谁谁表白了。

她知道那个谁谁谁,一直听新生提起,两人走得也挺近。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有些生气,直接挂掉了电话。

新生很快又打了回来,她沉着脸接起电话。对方问为什么挂掉,她没说话。对方说:“我又没答应。”

电话那头的气氛瞬间从寒冬变成春天。

她是在那一刻意识到,自己好像是喜欢上对方了。

去珠江看夜景的那天微冷,新生穿了件宽松的长袖,她第一次看对方穿这样的衣服,忍不住多看两眼。

新生被盯得有些奇怪,笑着问她干嘛。她说没干嘛,但眼睛一直没有松开,那时候他们的关系挺好了,于是她也有些许的放肆,觉得那是自己的人,想怎么看都可以。

说起来,珠江其实没什么好游的,灯光并不好看,也没有特别稀奇的体验,她还尴尬地有些许的晕船。

但没有人说想走,即便是下了船,两人也沿着珠江边来来回回走了几圈。两人不认识路,不敢走远,但又没人提起回去的事情,于是在一片江水前来来回回。

半晌,十点半,新生仿佛想起什么似的:“啊,好晚了,我们怎么回去啊,也没地铁了吧。”她点点头说是啊,没办法了,在外面住一晚吧。

两人是默契的,没有人真的去查地铁到底几点停运,也没有人真的去算从珠江边打车回学校,是不是会比住一晚便宜。

好笑的是,你们心里想的那种剧情并没有在那天晚上上映,或许是走了一天路真的太累了,到了酒店以后,他们洗完澡竟然在玩笑和打闹中不知不觉睡着了。

有没有人后悔倒是不太清楚,只是第二天睡醒的时候,她借着玩笑亲了一下新生。

两人的视线或许有某一秒是碰在一起并且安静了一会的,不过很快,她又往前了一步,这次是吻。

回想起来,那是他们最迷人的一个阶段了。

如果每段感情都一个剧本,在那天之前,她一直以为自己拿的是偶像剧的女主。

两人到底是怎么闹起别扭的,她自己也说不清了。只记得闹别扭的时候,被路上的其它朋友撞见了。

朋友问她站在身旁的是不是那个新生,她丝毫没了以前提起对方时的兴奋,点点头轻声说了句是。朋友问是不是闹矛盾了。

她问怎么知道的。朋友说:“一看就知道了,两个人走路中间,一个朝左看一个朝右看。”

说完朋友还嘲笑了一句:“跟小孩子闹矛盾似的。”这句话说得她有些委屈,但又不得不认,朋友问发生什么了,她大概说了一下,也提到说对方哄过自己了。

“对方哄过就算啦,你也去道个歉嘛。”

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她突然不太愿意去道歉,她说不想,并且真的没有再主动去联系新生。

时间过得很慢,一个星期很难熬很难熬。熬到圣诞节的时候,她偷偷准备了一个礼物。平安夜那天,她问对方在哪里。对方说在外面拍片子。

她并没有问跟谁,为什么这么晚还在拍,她只是说了句,我有东西给你,你到的时候跟我说一声吧。新生说好。

十二点半了,平安夜过去了,新生还没有回到宿舍。她不想催对方,但也不想待在宿舍,于是拿着准备送给对方的东西,提前到了宿舍楼下。

一点,两点,直到三点半,新生说自己准备回去了,说太晚了,要不明天吧。她说不,她等会就拿过去。

不知道为什么,那天她既没有说出自己在楼下等了三个小时的事情,也没有说出自己好像有点发烧,只是执拗地,执拗地,想把手上那袋东西在那天晚上送到对方手里。

或许当时的她,也嗅到了某些东西。

圣诞节过后没多久,她把新生给删了。原因是一分钟前,新生告诉她自己可能要脱单了。她面无表情地说了句恭喜啊,然后转身就把对方从列表里删掉了。

在删掉的那瞬间,她期待着会立刻收到对方的好友申请,就像之前她挂掉电话,对方立刻打回来那样。

十分钟后,她把手机放在了一边,不想再去看它。觉得过了很久时又拿起手机,发现原来连三分钟都还没到。

她躺在当初自己的床上,一蹶不振,脑子里闪过的是那天零点,她收到好友申请通过时,那个漂亮的鲤鱼打挺。

一直到又一个七天过去,她才接受了一件事情——两人的缘分,或许真的没了。只是心里始终期待着,他们两人都在同一个学校,或许,或许还有机会再见面吧。

心里也想过无数次再见面时,自己会怎样去应对。对方会牵着别人的手吗,他们也会去珠江看夜景吗,如果是在等电梯时迎面走出来,要怎样的姿态才能显得自己毫不在意呢……

她想了很多很多,唯独没想过的是,如果遇不见怎么办。而这个世界上有时或许真的存在缘分这种东西,即使同在一个小小的学校,她竟也真的没再能遇见过对方。

偶尔会在路上突然心跳加速地误以为是谁,仔细看时才发现不是,然后一阵失落。

仔细想想,那个发着烧的固执的平安夜的晚上,竟成了他们最后一面。

对方跟自己说的最后一句话,是:“这是什么?纹身贴?哈哈,你送的东西一直都很奇怪啊。”

一年后的圣诞节,也就是16年,特别特别冷。

她依然单身,但和过去又有些许的不同,她尝试了插画领域,或许是有天赋,或许是运气好,她还拿了个不大不小的奖项。

她是在16年春天时决定学插画的。那个春天还有另一件对她很重要的事情。她把新生加了回来。虽然说那时叫对方新生已经不合适了,但就这么叫着吧。

发送好友申请是在深夜,她发完以后,意外地睡得很好。第二天醒来时,对方通过了,发来三个问号。

她也发回去一个问号。对方说:“你干嘛,删了又加回来。”她说没干嘛。

只不过当时她意识到一件事,在自己消失在对方生活里的那几个月内,对方是有想起过自己,找过自己的。

因为微信删好友只是单方面的删除,如果不私聊,别人是不知道你把他删了的。

有想起过自己,能确认这件事情似乎就够了。似乎就能够说明,在珠江看完夜景后那个吻,不是被随意地丢到地上。

而直到那年夏天她才知道,新生刚刚在七月份接受了别人的表白,和别人在一起。

从朋友嘴里知道这件事情时,心情复杂。朋友看着她沉默不说话,说:“早知道就不告诉你了,我知道你还放不下那家伙。唉。都这么久了。”

她摇摇头说没,早放下了,都放下了,就是感慨而已。

感慨那时候到底是因为什么而分离,感慨如果自己当时成熟点,是不是会有很多地不一样,感慨那曾经是多么多么好的一段关系。

不久后,她决定出国学插画,目的地是欧洲,下一年的春天就走。

毫不回头的走。

那个16年的冬天很冷很冷,冷到街上的人们互相抱在一起,边哆嗦边说:“去年的冬天没这么冷吧。”

她觉得还好,只不过想起了去年那个圣诞节,想起自己当时送的那个纹身贴。其实她自己很喜欢那份送出去的礼物。觉得有些东西如果能留在对方身上就好了,随时随身地携带着,一看到就想起,别人看到了也会知道那是自己中意的人。

但贴在身上的始终不等于贴在心里,那个纹身贴对方到底有没有用过,她不清楚也舍不得再去问了。

春天把新生加回来以后,两人就几乎没有再聊过天。或许她加回来只是为了告诉自己,自己已经可以坦然面对这份感情了。

圣诞节快结束的时候,她收到了新生的消息。新生问她在干嘛,她说没干嘛,新生问她忙吗,她说不忙,新生问她在那里,她说在宿舍。

她问新生在那里,新生说在XX宿舍楼下。她听到时微微一愣,想起那是对方很久很久以前“迷路”的位置。

很久很久以前了啊,其实也才一年出头吧,时间到底算过得快还是过得慢呢。她说不上来。

新生突然问了一句出来散步吗。于是奇怪的是,她那颗已经安寂很久,像是沉沉谁去的心脏突然又跳动了起来。上次有这样的病症,恰好是在一年多前。

她说好啊。两人见面,闲聊,她没有问起对方和谁在一起了,过得怎么样,对方也没有问起是不是要出国了。

过了半晌,她自己主动说自己要走了,明年春天。对方并没有很惊讶,只是微微点点头,说:“嗯,我也分手了,在几个月前。”

那天晚上最超越朋友界限的话也只到这里,很冷的冬天里,两个人各自缩在自己的衣服里,自己向自己取暖。

时间跳转得很快,现在是18年的九月份了。

广州白天略晒,晚上微凉。秋天似乎比去年,前年都要来得早。

她从欧洲放假回到自己国内的大学,当时的同学也好朋友也好已经各奔东西了,很多人都在工作,部分人换到其它学校继续读研。

在国外的阶段她跟国内的联系只有微信,微博和QQ之类的也早已不登了。

16年圣诞节之后的生活她过得其实挺忙碌的,没有功夫谈恋爱,全身心透入自己对插画的学习当中。

回到国内休息的某天晚上,因为画画需要,她想起很久前在微博上看到有可以提供灵感的内容,于是下载回停用了一年多的微博。

很久没用了,微博最上方一栏有个消息点,她点进去,发现是特别关注的提醒。

然后又发现,那个特别关注是新生。她微微愣住,然后才想起好像很久以前,自己确实是这么设置了。于是往下又划了一划,看到某条微博时,又再次愣了一下。

那条微博是对方的生日愿望,而她的第一反应是:“那家伙是这个月份生日吗?”

于是很用力很用力地回想了一下过往,发现好像确实是这个时间段,但好像不是这个日期,但到底是哪一天,自己又到底是怎么忘记的,她猛地发现自己想不起来了。

那个时候为了记住对方的名字和生日,自己可曾在脑海里来来回回背了好几遍。而今就这么过去了,甚至连何时过去的,都再也不想起来。

说放下这件事仓促吧,从15年的冬天算起,又其实已经过了两年多。

她这是才发现,感情这件事最坏的地方在于,能清晰记住因为什么而会爱上,却不知道会因为什么而失散。

过了一会,她不动声色,把对方移出了特别关注。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哒!

扫码打赏,支付金额随意哦!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年少无为的意思是,除了年轻什么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