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害怕的,是不停不停地搬家

醉生梦死 加载中 1278字 71 度

刷微博看到《三十而已》的剪辑片段,被王曼妮那段关于饮水泵的话一下子戳中。

“一台饮水机一百块,我拥有的只是个饮水泵。让人负担不起的,不是这些东西的价格,负担不起的是带着它们一起搬家。比起房租涨价,更让人害怕的,是不停不停地搬家,是你永远都没法在这座城市,扎下根来。”

好像透过这个饮水泵,也看到了这些年的自己。过去五年,最多的时候一年搬了四次家,最少的时候一年也有个两次。美国租房不会提供家具,只能自己去宜家买,反复对比挑性价比最高的那几款。国外人工安装费贵运费贵,只能自己把家具的每个部分运回家,按图纸一点点装起来。

随着搬家的次数多了起来,那些宜家的床和桌子也总是装了又拆,拆了又拼,在最终反反复复到不用图纸也可以精准还原那几款,永远买的那几款。

如果说第一次装完家具的时候,还有欣喜感,还能记得拍照发朋友圈展示自己的“能干独立”,后来次数越来越多的时候,脑子里只有按照肌肉记忆早点完成这些,然后大字型把自己甩到床上睡个好觉。什么独立什么能干,都在生活的反复折腾下,成为了虚无缥缈的泡泡,很美丽,但并不那么有必要。

从生活层面来看,我们好像都会慢慢成为实用主义,然后再也不会回头。

刚上大学的时候,离开家,终于拥有自己的房间,哪怕是租的也很开心。总觉得从那一刻开始,拥有了选择一切的“自由”,梦寐以求的“自由”。于是一股脑儿买一堆东西,有的没的都往属于自己的狭小空间里塞,自以为这就是家的感觉。

搬家的时候才发现,原来并不是所有东西都能带走,毕竟“带走”这件事本身就是不小的成本。

后来,搬家的次数多了,开始知道什么是必要的什么是不必要的,什么是可以买了丢掉也不会心疼的。到一个新的地方,就能娴熟而精准地下单,买好一系列最合适的东西。行云流水般,每一个到达我家的物品,都在来之前就已经定好了最后离开的样子。

这些年,陪不少学妹搬家、买新家的东西,也跟她们传授过经验。她们总是仰起头说,“学姐,你好厉害哦。”然后,转头依然会在每个新家里买一堆“无用”的东西。我没想过批判她们,有时候,永远对生活抱有最初的那种简单纯粹的美好畅想也是挺难得。

只是,虽然我的书柜里有很多诗集,也喜欢写一些爱情故事,但却更想要从云间上飘落下来,踩在地上感受泥土的扎实更能够让我安心。

忘了在哪儿看到过一段话,记了很久:

“不食烟火的小孩子,看到中年妇女在菜市场大杀四方是会噘嘴的,而二十来岁的小姑娘,大多会偷偷跟着记笔记,看看大姨们怎么发挥。谁买到新鲜的桃子,谁就能高兴上多一个日子。

人从五谷不分的小毛孩儿成长到尝尽了柴米油盐的老掌柜,又有什么不好的呢?

诗读多了,日子过满,便不在乎那些虚头巴脑的了,让碎玉叮当响它的,也让烟火给榆木的桌子包它的浆。”

毕业,回国,我拢共也就带了两个行李箱的东西回来,最后只带了其中一个搬来公司宿舍。搬进来的前几个月,一个人把宿舍的布局重新改了一遍,有了更大的活动空间和更合理的实用分配。

同事都惊叹我力气大,他们作为男生都搬不动我居然一个人解决了。

我笑,挥挥拳头讲,是啊,要小心点别惹我啦!

其实并不是的,我155的个头,哪能有比一般男生更大的力气。我只是很清楚怎样快速有效地解决问题。床搬不动就把床垫和床分开来搬,衣柜搬不动就把衣服都拿出来再搬。

你看,要学会生活的技巧其实很简单的,不用想着自己是女生,或是把自己标榜成女汉子那么厉害。

你首先是一个人,需要解决一个问题,然后就可以做到了。

生活过久了,就不在意那么多虚头巴脑的了。只拥有一个饮水泵,是因为我们更懂得生活吧。

End.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哒!

扫码打赏,支付金额随意哦!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说句知道了,其实也没那么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