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关于男孩的遗憾

醉生梦死 加载中 2430字 263 度

入冬的第一顿火锅,总是格外滋味。

饭桌上坐的清一色都是男生,俗称“寡佬局”。我们除了吐槽广东的速冻天气外,恋爱、工作、结婚这些话题无所顾忌地出现。

不知道是大了一岁的缘故,还是因为接近年底,那些话题聊起来特别有陈年老酒的味道。

互相问得最多的就是“在xx事,你会有遗憾吗?”,这个问题好似我们某条神经里的开关,摁下后就自动梦回当年,让人失神很久。

大概,冬天除了适合吃火锅,还适合微醺着聊往事。

听。
来自杂乱无章
00:0005:38

一。

“把她介绍给大家认识的时候,我以为我们会一直走下去的。”

说话的是阿杰,他保持着我们在座当中最长的恋爱记录:5年。

他刚刚口中的“她”,是阿杰的初恋,我们称她为“香草女孩”。两人甜蜜的模样,一度让人以为他们会携手走到人生的终点。

谁知道再甜蜜的恋人也逃不过现实,女孩的父母想要她回老家,在粤东沿海城市考个编制,找一户好人家,然后安稳地生活。

而阿杰的规划是在广州或者深圳发展,因为只有一线城市才有适合他的工作机会,他希望女孩能跟她一起奋斗。女孩支持阿杰,毕竟5年的感情不易。

就这样,一对小情侣跟父母互相拉扯着,双方都是对的,可都处在痛苦之中。

直到女孩父母跟阿杰私底下通过一次电话,大概内容就是问了两个问题:

女儿跟你一起,什么时候才能在广州或深圳拥有自己的房子?
她涉世未深对未来没有清楚的计划,但作为更成熟的我们必须要考虑,能不能给到她足够的物质保障?

那次通话过后两个星期的某天,阿杰让女孩先回她的老家“稳住父母”,慢慢让他们回心转意。女孩很相信阿杰,也觉得是时候要修复下跟父母的关系,就收拾行李回老家了。

异地恋的日子里,阿杰地找了很多借口跟女孩吵架,然后冷战,最后分手。五年感情,在阿杰的“算计”中,降下了帷幕。

“我确实给不了女孩爸妈所要求的物质条件,结局,或许从开始的那刻就已经写好了。”

他遗憾的除了两人分开这件事,更是在离开的时候他没有好好跟女孩作一次体面的道别,他选择了以一种逃避的方式,让女孩伤心的离开,自此成为了他的心结。

若说,离开是故事的最终结局,那没能“好好说再见”就成了那个结局的遗憾。

确定分手的那天,阿杰坐在网吧里打了一晚上的《魔兽世界》,在旁边陪着他的我们,也只能和他一起在BOSS面前死了活,活了死,最终依然没能击败它,像极了生活中被百般折磨的我们,下线时他留下一句:香草时代结束,不想再回头。

不知道他说的是游戏,还是爱情,但那晚过后我们再也没有看他的号上线。

图片

二。

“我结婚竟然要一周年了,你信嘛?”

C君,码农,生活游走在996和886之间。

之所以称他为C君,一方面因为他是学编程,特别喜欢C语言,有事没事总喜欢在群上给我们科普C语言有多厉害。久而久之,我们就叫他C君。

C君是我们几人当中最年轻的,但也是最早结婚的。他话刚出口,我们几个都有点愕然。

原来C君是在19年年底领的证,本打算等过年时再摆喜酒。谁知道在20年年头,一只黑天鹅横亘在我们面前。所有事情像是按了暂停键一样,动弹不得,唯独时间一直狂奔着。

一年过去了,C君的结婚一周年纪念日也到了。

“若说有什么遗憾,大概是毕业那晚,我没有跟舍友去网吧通宵。”

毕业的那晚,C君碍于女友的压力和卡座的昂贵,没有陪舍友一起去网吧通宵。他打心底觉得,以后还有很多个能够通宵的夜晚,不急于一时。

但没想到毕业后,他们的见面从约定的“月聚”变成“季聚”,再变成了“婚聚”——得有人结婚,才有同学聚会。

C君说:“男孩越是成长为男人,就越是像一艘船。年轻的时候,船上只有自己一个,怎么嗨怎么来;到后面,船上的船员越来越多,要顾及他们的感受和生活,所以要克制。”

当年破旧的网吧变成网咖,环境舒适很多,C君也能在卡座坐上一晚而不心疼,可他知道当年一起喊“为了艾泽拉斯”的人却很难聚起来。

图片

三。

“没想到,最后我们都AFK了。”

我的话一出,大家都沉默下来。

AFK是一个简写,全称是:Away from keyboard,意为离开键盘,它是多年以前从《魔兽世界》玩家间传开的暗语。

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弃坑了。

如果说电子游戏是男孩们都躲不过的一个情意结,那《魔兽世界》就是我们这群80 90后的情意结起点。

宏大的世界观、丰富的剧情、接近完美的细节体现,十多年前的《魔兽世界》,给我们创造了一个近乎完整的理想乡,而我们也更愿意将之称为另一个“世界”。

在那个信息不发达的年代,即便人皇Sky已经拿到WCG二连冠,大众依然认为迷上一款游戏就是不务正业的代名词。

那会的男孩,最想要的,大概就是游戏自由。

每个人都在游戏里幻想自己是屠龙少年,能够守卫着自己的信仰。40多人约定在某个时间段同时上线,只为了去完成一个或许对现实没有任何影响的挑战,尽管现在看起来十分中二少年,却是那时候我们的快乐源泉。

可惜我们只猜中了开头,没猜中结局。

大学时,我们这群热血少年都散落在不同地方,但还能通过网络聚在一起。

随着大学毕业,面对的难题比游戏里的BOSS技能都要多,不管在那个“世界”我们有多强,还是会被现实狠狠摁在地上摩擦。

失恋的在自我疗伤、工作的在苦恼KPI、结婚的在平衡家庭,各有各的事情。慢慢地,我们退出了曾经的战场,就像法老在《AFK》中唱的那样:“也终于等来下定决心的AFK。”

那时候我才明白,原来人在成长的过程中,首先学会的是“自我背叛”。

我们曾经说不会放弃的东西,最终还是得由自己亲手放下。

图片

四。

再热闹的聚会,终究是要散场。

那晚临走前,C君突然问:“哎,我们还有机会上线再打一次吗?”

大家神色各异,平淡、回味、兴奋、遗忘。

可谁都没有回答C君问题,成熟的成年人是不会答应无法实现的事情,这样只会让大家难堪。

“该回家了。”我拍了拍C君,他讪笑地点下头。

就在我以为这次聚会已经告一段落,没想到几天后,沉寂已久的QQ“公会群”突然有了声响。C君在群里发了一张图片,然后问:“来吗?扣1。”

图片
《魔兽世界怀旧服》是许多老玩家的青春回忆,
而“纳克萨玛斯之影”团本则是这段回忆中浓墨重彩的一笔,
也是最后一个40人团本,于12月4日正式上线。

许久,终于有人回了,是阿杰。

“1,我想把这个遗憾画上一个完整的句号。”

我依然不知道阿杰说的是爱情,还是游戏。但随着阿杰的回复,万年潜水群变得活络起来。

“1,也算我一个。”
“1,没我你们能打通?”
“1,你们DPS怕是打不过我儿子嗷~”
“1,我家的暹罗也想看看那只和它长得很像的比格沃斯。”

那晚的QQ群,让我看见了10多年前大家一起奋战WOW的热闹。

最后。

有些遗憾是能弥补的,比如重拾游戏的热血。

但有些遗憾是不能弥补的,比如已经离开的人,无法挽回的事。

曾在一段很长的时间里,我都无法释怀。

可奇怪的是,那晚我们在聊起这些遗憾的时候,我对过往的怨和恨早已不见,脑海里只剩下曾经相处时的美好片段。

我在想:

人是不是都会有一种能力,就是在长大的过程中能够净化那些让人伤心的事情,只留下过程里的快乐。

再后来,有人问我该怎样忘掉遗憾?

我会说:“若然遗忘不了,那不妨用力记住它。”

用力记住,不是让自己继续伤心下去,而是认真地告诉自己:有过这段故事。

尽管在故事的最后,我们没能以喜剧收尾。

但至少,在这个故事里,

你我,都曾开心饮过酒,

就够了。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哒!

扫码打赏,支付金额随意哦!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没关系的,每个人都有瑕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