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对家人说,同居没什么大不了

醉生梦死 加载中 1276字 83 度

我刚开始搬出来跟男朋友住的时候,父母并不知道。
 
他们以为跟我合租的是女生,总在电话里问我:“跟室友相处得怎么样啊?”

谎话撑越久越难圆,后来我还是不小心跟我爸说漏嘴了。
 
我本来以为,以他的性格会大发雷霆,可他居然这次没什么过激的反应。
 
只是把我送上车时,犹疑了几秒钟说:

“在外面要小心点。”
 
3.jpeg
 
我不傻,知道在这种语境下,他说的“小心”是指“做好安全措施”。
 
不得不说,“小心”是个很微妙的词。
 
而这可能已经是一个父亲能对女儿说出的,最诚恳的担忧了。
 
没多久,我的家人都知道我同居了。与此同时,他们也明显对我的性生活关心起来。
 
而且这种“关心”,跟天冷时让你多穿点衣服的理直气壮不同。
 
它对双方来说,都多了一层“难为情”和“点到为止”。
 
就像我妈跟我打电话的时候,会先聊点老生常谈的小事,等快挂线的时候,才刻意压低声音说:
 
“你们现在一起住,要保护好自己,不要吃那个药,对身体不好的。”
 
她用了“那个药”去指代“避孕药”,而我也只能尴尬地说好。
 
一方面,我觉得亲人之间的叮嘱无需这么隐晦;
 
另一方面我又担心,一直以来的“性避讳”文化,会让彼此招架不住太过直白的关心。
 

 
跟身边的比较亲密的几个朋友聊过这个话题。
 
他们说的一些话让我意识到,我们这一代人的父母,对“性”的看法还是相对保守的。
 
出于“怕吃亏”,大部分的父母都接受不了自己女儿“婚前同居”。
 
而我们当中的很多人,明明二十多岁了,跟父母在电视机前看到亲密镜头,仍旧会浑身不自在。
 
这让我想到,即使房间里只有我和母亲两个人,她依旧要凑到我耳边才敢小声问我:
 
“你这边有没有那个?给我一片夜用。”
 
我知道上面这些,是长久以来,我们对“性”缺乏沟通的结果。
 
不过我也有对这种现象,做出一些自己的努力。
 
比如打电话回家的时候,我会刻意地,和我妈说自己上个月的例假情况。
 
其实例假并不是我话题的重点,我只是想告诉她,我的身体这段时间也很“安全”。
 
或许我们还不够勇敢,对这种话题还没办法做到开诚布公。
 
但我们也正在用自己的方式,让他们更放心。
 

 
和频频担心我“中奖”的父母态度相反的,是我外婆。
 
她当年很早就嫁给了外公,二十岁当⺟亲,⼀共有三个孩⼦。
 
我第⼀次把男朋友带回家吃饭的时候,她就很喜欢。
 
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她眼睛就不停往我旁边瞄,饭间也对他说了好多次:“我就不夹菜给你了,多吃点,千万别客⽓。”
 
年初我决定搬出去和男朋友同居的时候,她是家⾥唯⼀⼀个没有反对的。
 
即便这样,逢年过节去她那边时,她也不忘在我耳边嘟囔:
 
“你们住一起要小心,不过出事也没关系,你们谈朋友有两三年了,我也觉得他还不错。”
 
大概在她看来,结婚怀孕没什么⼤不了,两个⼈互相喜欢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我一直认为,外婆是家人里最开明的。
 
直到某次饭后,我无意间听到她跟母亲在房间里说悄悄话。
 
“自己家的丫头,我肯定不想她那么早吃苦,但很多事是说不准的,所以我就唱个白脸啦。”
 
“退一万步说,要是真有了意外,生下来,总好过她自己偷偷解决吧。”
 
我这才意识到,原来外婆的思想并不是真的那么开明,也不是真的能接受“未婚先孕”。
 
很多时候,家人对性的包容,都是用“对我们的在意“撑起来的。
 
他们努力成为一个包容度很高的人,只为了在我们失控的时候,为我们兜底。

 
不过,我现在已经渐渐接受,自己性生活频率在降低这件事了。

最忙的时候,我深夜下班回去,他已经睡了,他早晨起床上班,我还没醒。

某种程度上,家人们其实没有必要那么担心。

但因为能说上私密话题的人本来就并不多。
 
所以我仍然觉得,在性避讳文化的衬托下,来自家人的担心和试探十分珍贵。

最起码,他们不是亲⼈里面「为了省事所以什么都不问」的那类⼈。

他们时不时的一句关心,就已经很暖心了。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哒!

扫码打赏,支付金额随意哦!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抽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