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今夏匆忙毕业了

醉生梦死 加载中 1101字 54 度

1.jpeg

那天,学校出了最新通知:

非毕业班学生本学期暂不安排开学,毕业班学生则分批次返校办理毕业手续,全体毕业生最后离校日期为6月19日。

我看了眼手机屏幕上的日期,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就要完全和“学生”这个身份告别了。

更直观一点的表述是:海底捞的学生折扣,还有一个多月,我就再也不能用了。

如果一切正常,其实告别学生身份也没什么,毕竟这是一件迟早的事情。

但今年是如此特殊,没有毕业典礼,让人产生了一种被迫毕业的感觉。

也难怪那个同届的女生会说:“今年没有毕业典礼的话,可以申请当2021届毕业生吗?”

我很理解这种心情。

早在上学期结束之前,我就想好了要在自己的毕业典礼上,把已经谈了4年恋爱的男朋友带给爸妈见见。

也幻想过很多好朋友来给我送花,和穿着学士服的我一起拍毕业照的场景。

不过现在看来,这些都不能实现了。

我的学生时代,将带着一部分的残缺结束。

实际上,这并不是第一件不在我预想中的事情。

与毕业有关的设想第一次被打破,是在二月份。

当时正留意着租房信息,准备去广州实习的我,接到了学校下发的不准应届生去实习的通知。

呆在家的时间被无限拉长,我只好暂时放弃了去广州的想法,在家这边找了份工作。

因为相比于当时疫情还比较严峻的广州,家所在的小县城会安全很多。

新工作与我预想中毕业后会从事的工作半点都不搭边,对它我也完全谈不上喜欢。

可独自一人在当时去人流量巨大的一线城市工作,不止父母和朋友担心,我自己也有点畏惧。

截止到写下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已经在不喜欢的工作岗位呆了一个月有余。

度过了充满焦虑的二月,无所事事的三月,还有委曲求全的四月。

来到五月的今天,对着完全偏离轨道的现状,我仍然不满意。

直到有天睡醒,看到一个学姐发的朋友圈:

“对你们来说,应该是记忆深刻的2020年:19的同学还不熟学校的路就成了学长,18的同学猝不及防就成为毕业班,17的同学还没来得及拍毕业集体照。”

我才意识到,并不是只有毕业班学生的生活被打乱了,疫情的突如其来其实让很多人都毫无防备。

每个人都被逼着前进,只是今年毕业的我们,适应的时间更短而已。

毕竟这几个月,是我们与学校还能有着名正言顺交集的最后几个月。

但现在,不得不套用那句俗气的话,这份交集还没开始,就已经要准备结束了。

无论是没有那个隆重的告别仪式,还是被迫过着与想象中完全不一样的生活,都是今年毕业的我们,本不该承受的事情。

但接受是我们为防疫出一份力,唯一能做,也是应该做的事情。

偏离轨道的生活,是我们必须适应的。

最后

连仪式都不圆满的毕业,的确是会让人有点难过,何况这还是我们人生中最后一次毕业。

但是换个角度想,这些我们本不用承受的经历存在的意义,也算得上是一种磨练,它让我们更想向憧憬的状态前进。

毕竟如果想摆脱现状,就是从结束现状开始的。

在疫情结束的这个夏天,我们本该拥有却残缺的那部分,恰好就可以作为一个提醒,提醒即将毕业的我们,是时候准备为自己的未来发力了。

而今年缺失的毕业典礼,就让它成为我们永远的念想吧;

让它永远地,留在这个特别的夏天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哒!

扫码打赏,支付金额随意哦!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谈恋爱之后,你会失去很多朋友